APP

自由時報APP
看新聞又抽獎

立即下載
搜尋

週一名人談

潘瑋柏 內心住著跳動的靈魂

名人
文:攝影:記者沈昱嘉

「請多給台灣舞曲人肯定」

有潘瑋柏在的地方就有笑聲,他總是有辦法逗笑大家,讓大家變得很放鬆。

譬如我誇他是很有想法的偶像,他卻補充說是老了一點的偶像。

可是說完自己是老了一點的偶像後,又忍不住得意的分享:「沒人相信我是69年次,都以為我78年次!」說他前陣子在香港跟朋友出去跳舞,碰到從美國回來的ABC,對方不認識他,還問他有沒有19歲。

 

他不跟朋友談心事,也不愛談感情問題,怕交了女朋友公開後,一旦分手,對方會永遠被冠上潘瑋柏的前女友,給女孩子帶來困擾,所以每次聊到感情問題,他常答非所問,顧左右而言他,現在還多了一招,直接把「緋聞真真假假、假假真真」唱成舞曲,讓人只能聽他唱歌,拿他沒輒。

 

不過從他隨時可以哼哼唱唱即興創作,代表他對音樂創作越來越得心應手。

我忍不住誇他歌寫得越來越好了,聽過他的「24個比利」和「王者丑生」兩張專輯,發現他不僅舞曲的節奏感掌握得很好,聽他的嘻哈舞曲,身體會很自然而然的跟著擺動,他寫的歌詞意涵也跳脫一般的舞曲,歌詞直白,卻像電鑽般往人心裡鑽,鑽出一層又一層的省思。

被人讚美,潘瑋柏當然開心,但也忍不住感慨說,他寫歌都寫十年了,卻一直到「24個比利」,人家才突然知道他會創作。

 

一聊起舞曲創作,潘瑋柏馬上從高EQ、愛說笑的陽光男,變成充滿使命感的音樂人。「台灣的唱跳歌手很可憐,老是被說是在學國外,其實我們的舞曲人才是有實力的,如果金曲獎能多給舞曲的創作人一些肯定,讓更多人願意投入舞曲創作,有一天紅在國際上的,就不是韓國人的騎馬舞,而是台灣人的創作。」

 

潘瑋柏熱愛嘻哈舞曲,從翻唱國外舞曲的偶像唱跳歌手,到全創作的唱跳歌手,長期關注台灣舞曲市場,對舞曲有一份使命感,一心想要舞曲也能成為台灣文化的一部分,所以今年金曲獎頒獎典禮前,他還特別公開發表了近千字的金曲建言,呼籲金曲獎評審能多聽聽舞曲,多給幕後的舞曲創作人一些鼓勵,有了鼓勵跟肯定,台灣流行音樂才會有更多可能性。

 

他很嚴肅的說,如果大家再不這麼做,他預估五年到十年內,台灣流行歌壇就完了,因為唱片市場不景氣,唱片公司再也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,花大筆預算去製作專輯、去做一個新人。

看著平常喜歡嘻哈搞笑的潘瑋柏,突然變成嚴肅的潘老師談台灣的流行音樂環境,可以感覺他有多焦急的想為台灣舞曲音樂盡一份力。

「不會有那麼多人崇拜我」

「我每次辦演唱會都當成最後一場,因為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?說不定我就不唱了,可能退出演藝圈,也可能專心去演戲。」潘瑋柏說完他的心情,我忍不住替歌迷發聲:「不會吧!你要退出?做得好好的,幹嘛不唱?」

 

「這很難說,以後的事誰知道?」潘瑋柏說得一本正經,然後看我一臉狐疑的表情,又忍不住噗哧笑出來說,「好啦!好啦!我只是希望大家能理解我做這些事情的用心。以前我會尋找認同感,自從得了金鐘獎,本來應該是開開心的得獎,竟然變成檢討大會之後,我看事情的角度就不太一樣了,這世界不會有那麼多人崇拜我,我不奢求別人認同我,只要能夠理解我就好了。」

 

不管是王者還是小丑,我理解潘瑋柏渴望不會跳舞的人,也能欣賞舞曲節奏的用心,也認同潘瑋柏身體裡住的那一顆嘻哈跳動的靈魂。

 

場地協力/犇 和三味 台北市安和路一段102巷4號

1
本文相關: 名人
電腦版手機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