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

自由時報APP
看新聞又抽獎

立即下載
搜尋

週一名人談

韋禮安 叛逆的乖乖牌

名人
文:攝影:記者沈昱嘉

 

塗上保護色

前陣子學生在立法院進行反服貿學運時,有不少藝人被媒體追問對學運的看法,韋禮安的應對讓我印象深刻。

被記者團團圍住的他,很嚴肅地說:「我一句話都不會給你們,你們知道為什麼嗎?因為我說的任何話都會被大家拿去當做對立的工具,我們現在要的是對話,而不是對立。」 在乖乖牌的書生形象底下,有他不妥協與叛逆的一面。

這跟他最近改變抒情歌路,變調唱起「狼」、「沉船」等搖滾曲風的歌曲,很能相呼應,這些都是他性格裡的一部分,有溫柔多情、有機智幽默,也有灰暗不信任的部分。

他那一層層的保護色,在踏入歌壇多年後,一點一點的展現出來,也一點一點的剝落中。

韋禮安承認他自我保護意識很強,可能跟青少年時期曾被同學霸凌有關。被同學霸凌!?韋禮安起了這麼一個頭,連公司的宣傳都忍不住豎起耳朵來聽他怎麼說。

國中校園裡總有一些愛打架鬧事的壞學生,韋禮安說他常看到壞學生去堵人家霸凌同學,沒想到有一天下課,他居然也遭遇了。

幾個壞同學朝他逼進,把他圍堵到廁所邊的牆角,其中有個男同學一直跟他講台語,那時候他的台語比英語還爛,聽不太懂對方在說什麼,只約略聽出來對方好像是在問他:「你為什麼要罵我白痴!」之類的,他還搞不清狀況的時候,突然就有一個人踹了他一腳。

每個人在青少年時期都有過叛逆的念頭,有些人用打架鬧事來表達叛逆,韋禮安卻覺得那樣的叛逆很幼稚,既然社會觀點認為青少年是叛逆期,他就選擇循規蹈矩來做為他叛逆的方式。

所以他一直是品學兼優的乖學生,頂多是上課愛說話,被風紀股長記點,拿下全班最愛講話的第一名,被罰把課桌椅搬到講台邊跟老師一起坐;所以他始終不解自己怎麼會招惹到那群壞同學,直到後來那些同學又找上門,他才知道原來對方認錯人了。

回想起國中被霸凌往事,韋禮安仍忍不住說自己超衰的,就因為曾被霸凌,讓他面對陌生的環境會先畫圈圈把自己保護起來。

 

 

恐懼是前進的力量

韋禮安一直到上了台大才慢慢打開心防,和同學交心討論。

「唸台大會讓人抱持謙虛的心,因為當你自以為很會讀書時,你旁邊的同學可能是過目不忘的天才。」韋禮安受台大自由學風的影響很大,讓他更懂得獨立思考,成為他前進的動力,也是創作靈感的來源。

創作原本就天馬行空,充滿想像力,我忍不住笑韋禮安的創作好像有未卜先知的能力,他高唱著新歌「狼」,太陽花學運剛好就出現了「狼」這火熱的話題。

韋禮安笑著說,他也不知道怎麼會這麼巧,不但「狼」的話題很火熱,他還剛好在福茂唱片,這些巧合純粹意外插曲,因為新專輯的歌早在他看完李安導演的「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」,就有感而發決定以恐懼做為創作的概念了。

「我們這個世代面對勞健保可能會破產,對未來沒有希望,感覺怎麼划船都好像划不動一樣,可是雖然如此,我們還是要繼續往前划。」韋禮安覺得恐懼就像兩面刃,會讓人產生危機感,但也因為這些危機感,會激發人奮力生存,像電影裡老虎對少年PI的意義。

於是韋禮安做了「生於憂患,死於安樂。」這樣的結論,然後告訴我,他現在做的是全世界最棒的工作,因為他愛音樂,可以做音樂傳達他的信念,還可以賺錢,讓他常常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做了很多很多的善事,充滿感恩。

常跟朋友討論會有很多很棒的想法,跟韋禮安聊天談笑,發現人生充滿大大小小的恐懼,恐懼考試、恐懼戀愛、恐懼失業、恐懼未知的未來,因為恐懼讓我們戰戰兢兢,也讓我們變得更堅強、變得更好。

 

場地協力/一直是晴天雜物咖啡館 (02)2753-1881 台北市信義區忠孝東路四段553巷2弄5號

 

1
本文相關: 名人
電腦版手機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