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時報APP
看新聞又抽獎

立即下載
搜尋

週一名人談

蕭煌奇 幫我上了一堂音樂課

名人
文:攝影:記者臺大翔

創作竟是從拼裝開始
很多人小時候都玩過這個遊戲,閉上眼睛,假裝自己看不到,任由同學、朋友或是兄弟姊妹牽著你的手往前走。原本很熟悉的環境,當你閉上眼睛的那一剎那,卻突然變得陌生起來,每踏出一步路都戰戰兢兢,充滿了不安全感。

我常用小時候的體驗去揣摩蕭煌奇看不見的心情,想像蕭煌奇寫下「你是我的眼」的內心世界。「眼前的黑不是黑 你說的白是什麼白......」每次邊聽蕭煌奇的「你是我的眼」,都會被他歌聲裡那種打從心靈深處的吶喊給撼動。也許因為看不見,蕭煌奇就好像用整個生命在唱歌一樣,他的歌聲跟創作一樣,都有一種很獨特的渲染力。

「我剛開始寫歌其實是為了參加歌唱比賽,因為感覺唱自己創作的歌好像比較容易得獎,所以高中的時候就跟幾個朋友以接龍的方式,寫了第一首歌。」蕭煌奇說他的第一首創作「風雨未了情」是一首台語歌,而且歌詞還是集體創作。接龍完成的歌詞帶回家之後,他拿著歌詞一句句地唱,邊唱邊用錄音機錄下來,然後再反覆聽自己哼唱的旋律,選出比較喜歡的旋律再一句一句地拼裝在一起,就這麼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首創作。

人生的第一首創作耶!即使再不成熟,也深具意義。難怪蕭煌奇回想寫第一首歌的過程時,仍不忘最初創作的興奮心情說:「那時候很高興,覺得『哇!我寫了一首歌耶!』」我問蕭煌奇還記不記得這首歌怎麼唱?他二話不說就清唱起來,十五、六歲創作的「風雨未了情」,詞跟曲都是很傳統的台語歌曲式,聽起來有點老,但旋律又帶著一點點初入門的青澀。

不管是老成,還是青澀,但他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首創作。凡事起頭難,有了開始,接下來就容易多了。

寫歌是種填空遊戲
蕭煌奇說,寫歌不管是先有詞還是先有曲,都好像填空遊戲。誰先寫,誰先贏,就不必受限填空規則。通常他的歌都是先有曲,才有詞,所以我跟他合作的「愛這首歌」、「左邊右邊」、「愛作夢的人」,都是先拿到他寫好的曲,我才填詞,他先寫先贏,出題的人是他,玩填空遊戲的人是我。

還記得剛拿到「愛作夢的人」這首曲子時,聽著聽著眼淚就忍不住流下來,那是一種淡淡的哀傷。淡淡的哀傷讓人靜靜地流淚,那是旋律撞擊人心的感動,因為旋律中又透露出一種希望,就好像現實與夢的交錯,所以我用「愛作夢的人」完成了填空遊戲。其實每次拿到蕭煌奇寫的曲,我都有一種衝動,也很想要自己寫曲,想把心裡面很多的感覺寫下來。

擅長多種樂器的蕭煌奇,平常都用吉他創作,上台演唱時,偶爾會秀打鼓與薩克斯風其他樂器才藝。

音樂夢,其實不那麼遠
蕭煌奇說,我也可以跟他一樣寫曲,現在錄音筆、手機都很方便錄音,我可以先寫好一段歌詞,試著用不同的旋律把歌詞哼唱出來,聽看看哪些旋律接起來比較順,拼裝之後,再請會樂器的朋友幫忙找和弦,就可以完成一首歌了。

「旋律不可能源源不絕絕出現在你腦海,所以想寫歌的人最好還是要學一點樂器,像是吉他或是鋼琴,練習樂理跟和弦的概念,這樣對寫歌會更有幫助。」蕭煌奇很認真地分享他創作的方法,還說我手小,如果想學吉他,應該去買一把baby taylor小吉他,還特別把家裡的小吉他拿來給我試彈,讓我感覺一下手感,這樣學吉他會學得比較快,也比較不會受挫折。看不到的蕭煌奇,吉他跟創作都是無師自通,有蕭煌奇當老師傳授心得,突然覺得離創作的距離越來越近了,我忍不住拿起手機,想要哼唱起歌來。

蕭煌奇怎麼寫歌?
蕭煌奇寫歌的工具跟一般人不一樣,最重要的是可以錄音的MD、手機或錄音筆,還有盲人點字機,蕭煌奇用點字機打出來的歌詞,只有他看得懂,所以在錄音室配唱時,如果他需要歌詞,工作人員常得拿一疊點字歌詞,讓他自己選出想要的。

電腦也是蕭煌奇創作的重要工具,因為透過導盲鼠,他可以跟一般人一樣使用電腦上網,跟其他創作人MSN討論音樂,把他寫好的歌全存在電腦。

1
本文相關: 名人
電腦版手機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