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

自由時報APP
看新聞又抽獎

立即下載
搜尋

週一名人談

《藝人》永瀨正敏 攝影,為了掙脫束縛。

名人
文:攝影:記者臺大翔、陳晉生

小檔案
日本資深演員,出演《戀戀銅鑼燒》、《KANO》等多部電影,同時也是一位攝影師,至今已出版了6本攝影集,於日本、台灣等地舉辦過多場攝影展,並活躍於歌手專輯封面、時尚潮流雜誌等拍攝工作,曾為Vivian Westwood、草間彌生、蒼井優等各界名人拍攝照片。

延續祖父的攝影夢
做為演員,永瀨正敏至今出道32年,但其實很多台灣人都不知道的是,他做為攝影師已有22年的資歷。

「在我出道的那個年代,日本對於演藝人員有主觀的『分類』,認為偶像就是要微笑、擺pose,女演員則要注重形象等等。」某天,有位身為「偶像」的朋友突然向永瀨提議:「你不是有相機嗎?來幫我拍幾張不一樣的照片吧!」於是,永瀨的攝影生涯就此展開,不是為了工作、賣錢,而是為了掙脫束縛,藉由鏡頭拾回自己的聲音。然而,「攝影」冥冥之中似乎一直跟永瀨有著解不開的緣分。

二戰以前,永瀨的祖父以經營照相館為生,但戰爭爆發時,祖父決定將自己謀生養家的相機賣給朋友、換取食物,但沒想到竟是一場騙局、錢財兩失,心灰意冷的祖父從此沒有再拿起相機拍照。

回想這段往事,永瀨表示,「可以感覺到祖父仍對攝影很有熱情,但他就是不願重拾相機。」不過,家中與攝影的緣分並未就此結束,永瀨就像是繼承了祖父的心願,輾轉實現攝影之夢,「每當我拍照的時候,常有祖父就陪伴在身邊的感覺。」

曾與永瀨合作過的導演魏德聖(左1)、馬志翔(左2),也為永瀨此次在台的的攝影展打氣。

台灣景物具「顏色」魅力
「機」不離身的他,是個喜愛隨手捕捉日常景色的人,曾和他合作電影《KANO》的導演馬志翔也說:「常常看他在片場拿著相機東拍拍、西拍拍。」

在台灣取景的這段時間,永瀨發現台灣景物有一種「顏色的魅力」。這個「顏色」指的是「時間的顏色」,永瀨舉例,有次他在松菸的台北文創大樓辦簽書會,偶然往窗外一看,意外發現隔壁的台北機廠保有猶如泛黃的昔日景色,讓他非常驚訝,相較於台灣都市面貌的時代並存,在日本則比較極端,在新開發的區域嗅不到一絲過去的氣息,但在文化保存區卻規劃得十分徹底,在他眼中,「台灣這些地方有獨特的『顏色』,很適合做high fashion的表演。」

觀賞永瀨的攝影作品,會發現他特別喜歡拍攝人像,藉由這些人像,他捕捉到攝影的「情感」,包括對祖父的羈絆、拍攝當下的情緒、鏡頭人物的感受,以及觀眾的回應,多重交織的情感讓平面的攝影作品彷彿活了起來,因此他此次在台的攝影展中,並未幫作品設定名字,希望大家以無預設立場的角度觀看作品。

同時身為演員、攝影師,處於被攝者與攝影者的雙重角色,永瀨正敏並未感到立場的混亂,反而從中看得更清楚,對他來說,「這兩個角色就像是腳踏車的兩個踏板一樣,缺一不可。」

12
本文相關: 名人
電腦版手機版